新闻资讯

  • 防老不是有病服药,而是指到了相当年龄,如何进行调养来防止衰老。《千金方》规定在四十岁以后才能服用养生药物,这是根据《内经》人年四十阴气自然衰退的说法作为标准的,同时认为四十岁以前血气未定,很难接受养生的方法。现在我们不谈这些问题,仅从首乌延寿丹的适应证来说,凡属:

  • 甲骨文的“人”字,象一个人形,两手合抱弯腰施礼。既有人的形象,又呈现了恭谨有礼的古代中华民族的人文素质品格。“恭”说到底是一个人的品格德性的显现。在古代人们的心目中,做人并不需要自寻烦恼而复杂化,持守上善,恭谨、处下、不争,能够随时遵行做人的准则,就是一个真正的人。

  • 经云。屠儿广额日杀千羊。后发心已。佛言。于贤劫中成佛。诸大菩萨及阿罗汉疑云。我等成佛即远劫。广额何故成佛在先。佛言。欲得早成者。即与早。欲得远成者。即与远。若顿见真性即一念成佛。故知利钝不同。迟速在我。

  • 发言五:

  • 有一次,一家人吃饭,桌上还有几位亲戚,哥哥从开始吃饭把我数落到吃完回家,当时居然一直含泪陪大家吃完饭,生怕自己转身离开会导致气氛尴尬而伤害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忍不住热泪盈眶,打电话给好朋友,她非常认可诵读经典的益处,电话里,她说道:你咋这么窝囊,不会起来走啊?还坐在那里等着被骂!我无言以对,是呀,从小懦弱惯了的自己,哪里有勇气起身走人,还给自己一个不想伤害别人的理由。还是自己修之身做得不够啊,内心不强大,思想高远而行动低迷,这样说话谁能信服啊?就像三岁小屁孩夸口自己能撬起地球一样,谁信?!

  • (二)蝴蝶效应

  • 《黄帝内经》,这是一部中医学的经典,它里面也反应出一些造字的科学性。像我们体内所有组织器官,只有“心”字没有“月”字旁,为什么呢?其它所有的三焦、五脏六腑,全部带着“月”字旁。因为人心是要发出光明的,我们每个人的心,都应当像太阳一样发出自然(燃)的光明,来照亮我们自己的体内。我们很多人如果闭着眼内观身体里面,看不到什么,两眼一抹黑,但是具有图文思维能力的人能看得到,因为他心的能量在燃烧,叫道法自然(燃),它一燃烧起来,其它像脑、肺、脾、肝、肾,都像月亮,借着这个太阳发光。所以说,古人在造字上非常科学,也非常地严谨,是根据慧观下“知至”其本的生命科学理论来进行阐述的。有些人说中医不科学,我曾经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向国家中医药发展战略课题组作了一场报告,讲的是,中医目前是世界上最科学的学科,原比西方医学要杰出得多,只是现在没有人能够读懂她而已。而且,用西医的观点去解释中医,越解释就越出问题。实际上,真正要了解中医,还得从老子的思想、从黄帝的思想中去把它扶正,那才容易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这个五臓的“臓”,现在被改成“脏”,人人心里都脏透了。所以看医书的时候,自己心里面都发酸,怎么都改成肺臓也“脏”了、肝臓也“脏”了、脾臓也“脏”了,全部都脏了,所以看到这个字,头都大了。其实,从字里面的变化就反应出我们现在离道失德的状态了,那的确是非常地严重,亟需要道德文化的营养和滋润。

  • 像西方历史上显赫一时的罗马文字,罗马帝国为什么在历史上很快四分五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不是绝对的原因,是重要的原因),就是虽然罗马帝国确定拉丁语为官方语言,但是到了不同的民族、不同地域时,受到方言的制约,没法读,也就不得不改变了拉丁语的写法,因而就自然出现了诞生了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罗马尼亚语等,因此拉丁语也随着罗马帝国的消亡而几近消亡,现在只有梵蒂冈还在使用拉丁语。这就是“语”和“文”之间同和不同的一个重要分别。

  • 贾母一向疼爱秦可卿,现在秦可卿死了,她作为长辈确实没必要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但是为什么还非要阻止贾宝玉前往呢?按照贾母的说法,主要是秦可卿刚死,那里不干净的东西,然后是因为当时是夜晚,风比较大。

  • 到了小篆的时候,“辵”,即忽行忽止之意。那就是要动了,要开始走路了,光是在那里与天相通还不行。为什么要走呢?因为人们听不进了,听大道的道理已经听不进了,甚至是“大笑之”。“下士闻道,大笑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这就需要这个有道的人,要迈开双腿,走到百姓中间去弘扬,去宣扬、劝导。讲明这个“道”,让别人去遵从,这就是这个时期“道”的含义。

  • 贾宝玉说着便爬起来,要衣服换了,来见贾母,即时要过去。袭人见他如此,心中虽放不下,又不敢拦,只是由他罢了。贾母见他要去,因说:“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早再去不迟。”宝玉那里肯依。贾母命人备车,多派跟随人役,拥护前来。

  • 16条记录

Copyright © www.gonqi.com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